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原创 读张爱玲《半生缘》半生缘里叹婚姻,不完满是否都是造化弄人?

2019-12-28

所以重看小说,便再也恨不起曼璐来了。她何曾不是一个不幸的女人。曼桢生于这样的家庭,背负着这样的心思担负,其实一直都逃脱不了这种难以忍受的摧残。曼璐是不幸的,曼桢亦是不幸的,这是那个年代女人的情不自禁。躲不过,逃不了,曼璐的终身献身了自己,也没有真实宽恕过别人,曼桢的终身也底子无法做回自己,她们要为之活着的内容都过分沉重。

如果说当年窘境强逼下的挺身而出还带着几分舍生取义的悲凉的话,那么曾经在外交场上风流旖旎的韶光多少改变了她的心态。不幸的是,她所遇非人,吃芳华饭的凄惨就在于一直要面临老树枯柴后门庭冷落车马稀的境遇,但她好像更惨,只能大意成婚,将余生的美好寄予于一个太不牢靠的祝鸿才身上。她的大好岁月早已成风,早散落在与张豫谨两小无猜的零散记忆里,更破碎在此伏彼起烦不堪烦的争持和单独以泪洗面的空冷深闺里。

上一篇:人到中年,不要沉迷这四种情!

下一篇:“俩儿子”和“俩女儿” 30年后哪种更美好?过来人表明各有心酸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